了解黃道十二星座–真的只有12個,沒有第13個蛇夫座

大家一直認識的12星座,久不久就受到衝擊,說應該有第13個星座,即蛇夫座,所以大家所屬的太陽星座要重新執位,不但挑戰原有占星系統,簡直是挑戰原有的身份認同。而這個「13星座」的說法,近年更被所謂的權威機構如BBC 和 NASA提出,然後再在網上瘋傳,令訊息更為混亂。

More...

其實蛇夫座不是今天才被發現,古人一早已知他的存在,而在占星系統上,為什麼一直沿用12星座,而非13星座,有其天文、文化、歷史的原因。國際知名的占星師、英國School of Traditional Astrology (STA) 的創辦人Deborah Houlding為此寫了詳細的解釋,筆者獲授權按其資料寫成中文(並非逐隻字翻譯),以解釋清楚當中的來龍去脈。

原文連結 : http://www.skyscript.co.uk/zodiac.html

什麼是黃道十二星座 (Zodiac)?

在占星學上,我們常說的十二星座,其實是建基於黃道十二星座Zodiac (亦稱黃道十二宮/黃道帶),要了解黃道十二星座前,先要了解黃道(Ecliptic)。

黃道,顧名思義,就是黃色的道路; 黃色,就是太陽。古代天文學家,觀察一年當中太陽走過的路,稱之為黃道,用來追縱太陽的軌跡,並以太陽的位置作季節和曆法上的依據。
 (註 :  黃道被視作「太陽明顯的路徑」,雖然地球是繞著太陽走,但從地球人的角度去看,是太陽在移動,所以占星是以地球為出發角度去看。) 

黃道 (Ecliptic)是一條線,以23.5°的傾斜度切過赤道(Equator)(見上圖)。”Ecliptic”這個名字,是源自日月食(Eclipses)。因為每六個月,當月亮橫過太陽的路徑,形成新月和滿月的當兒,就是日月食的時候。

黃道和赤道之交匯、相互的角度,讓地球有季節之分。當太陽在黃道上,跑到跟赤道之交匯點,日和夜的長度就是對等,也就是春分和秋分。(春分和秋分在英文上是 Equinoxes, 意即「平分的夜」) 當太陽在黃道上的最高點(稱為北回歸線Tropic of Cancer, 位於北緯23.5度),就是夏至; 在最低點 (南回歸線Tropic of Capricorn, 位於南緯23.5度),就是冬至。

黃道十二星座(Zodiac),是從黃道延伸出來。黃道是一條線,而黃道十二星座是一條闊帶,從黃道兩邊伸延9°。這條帶代表著一個重要的空間,當我們從地球的角度望上天空,在太陽系中可觀察到的行星活動,都是在這條黃道帶中發生,因為太陽系當中的行星(包括地球)在圍繞太陽的軌跡上,都是處於類近角度的平面(見下圖1)。所以在這條黃道帶上的星空,是天文學家和占星學家最為留意的。而黃道帶上星星(恒星)變成了一個背景,像佈景板一樣,用來標示和觀察行星的活動。

太陽從赤道以南往上跑,經過赤道時,就是春分,即春天的開始,之後白天的時間逐漸增長。約二千年前,就以此春分點作為黃道帶(Zodiac)的開端,稱作「零度」,或「白羊零度」。二千年前,春分點的背景就是白羊星座,因而白羊是十二星座之始。

可見黃道帶/黃道十二星座的出現,是帶著天文、占星、曆法上的意義。它不是真實的存在,而是將黃道(Ecliptic)延伸。

1) 圖1  太陽系中的行星都是在類近的平面(即傾斜度差不多) 繞著太陽走。冥王星是例外(冥王星是肉眼看不見,在古代亦未被發現),他的傾斜度有17°。

2) 圖2 地球被黃道帶圍著。繪圖來自Andreas Cellarius, The Celestial Atlas, or the Harmony of the Universe, 1660.

3) 圖3 此圖來自軟件 Stellarium,顯示土星火星月亮位於黃道附近,在處女座、巨蟹座、雙子座上。

為什麼黃道十二星座分為十二等分,而不是其他數目? 為什麼是平均劃分?

黃道十二星座最主要的對應基礎,是曆法和季節,並非真實肉眼可見的星座。

一年有365日,而黃道,如所有圓形一樣,分為360度 (這是由古代巴比倫人定義的,因為365不容易「除開」,所以以較接近的數360來將曆法對應太陽周期)


黃道十二星座是以日曆為藍本,先將黃道帶分為四等分,每等分相距90度,那四點就是黃道及赤道的交匯點,以及黃道的最高及最低點,為四季的開端(春分、夏至、秋分、冬至)。每一等分再分為3個星座,每個30度,以對應太陽走30天(一個月)的時間; 所以太陽走畢十二星座,即十二個月,剛好就是一年的時間。而每個30度的星座之命名,是根據二千年前那些位置的背景星空是什麼星座去定。但要了解,背景星座(如金牛座、雙子座那些),有大有小,闊度亦不一樣,並非每個都剛好佔據了30度、齊齊整整的排成一個圈。所以這個命名,就如我們將地圖劃成為A3、D 4等區域,而在黃道帶上就以白羊座、金牛座來標示稱呼那12個區域。

黃道十二星座是天文和曆法的結合,雖然度數與日數之對應並非絕對精準,但用以作一個參考系統去看行星的移動、季節的變更,都是有效的。此系統背後帶著富深度的哲理邏輯,當其時的哲學家像Pythagoras正在探索圖形、幾何、數學天文的關係。

要建立一個可靠的曆法,需要對太陽月亮地球周期有詳細的認識。基本上,太陽就是每365日回到同一點,在同一地平線點上升起。而在此太陽周期中(一年),也包含了月亮的12個周期,月亮每年平均盈虧12次,剩下數天。英語中month來自mona, 對應moon月亮; 日曆中的月份周期並非月亮圍繞地球的周期28日,而是太陽月亮之間的30日周期,即太陽月亮合相/新月到下一次新月。

了解到這個背景,就會明白為什麼黃道十二星座是分為十二等分,因為基礎不是主要來自星空背景組成的圖形,最主要的劃分是來自以上所說的曆法原則。

此星座不同彼星座

Zodiac Constellation 跟 Star Sign是一樣的嗎? (因為中文全統稱為星座,所以這部份還是要以英文的term去解說)

Zodiac Constellation代表在黃道帶上的一組組星星。黃道帶上有很多的星星,在歷代不同的文化、甚至同一文化,在歷史上不同的時段,都會將這些星星組合,劃出不同的星座,而這些由肉眼可見的星星組成的星座,稱作Zodiac Constellation(黃道帶上的星座)。
但黃道帶Zodiac本身,如上文所說,是數學上的平均切割,是根據曆法去劃分,一直以來就是那12等分的Zodiac Signs

Constellation 和 Sign (中文都叫星座,所以更易混肴)是不同的 :
Constellation —就是平日觀星的「星座」,代表一組組的星星。拉丁文中Con就是代表「一起」,Stellas就是「星星」。

Sign— 這是占星學上常提到的星座,雖然還是叫「星座」,但如上文所說,是根據天文曆法原則去定義。古時定義黃道十二星座的天文學家,同時也是占星學家,會對於這些星座附予更多的意思,但這些「星座」並非枱頭望天就可見,亦不是在位置大小上完全對等同名的星座 (即占星上說的天秤,跟星空上的天秤,並非對等),因為星空上的星座,大小不一,但黃道上的十二星座,是十二等分的區域。

(簡單來說,Signs 是占星學上我們常說的12星座,Constellations是夜觀星空所見的「星座」)

其實巴比倫人一早就在黃道帶上劃出17/18個Constellation,不過後來慢慢精簡至十二等分星座,更方便去配合天文上的計算,亦將constellations的邊界作出更改,來配合黃道帶上的星座位置。

圖1) 來自Isaak Habrecht's 1666 edition of Planiglobium coeleste ac terrestre,展示出12等分的星座如何搭在不同大細的constellations星座之上(courtesy of Echo Cultural Heritage Online) 外圈的星座度數對應著曆法上的日和月分。在constellations上的虛線就代表著黃道。

圖2) Constellations星座在黃道上(by Albrecht Dürer, 1515), 可見一些星座,如雙子和巨蟹,Constellations都在黃道的雙子和巨蟹的區域上。

那蛇夫Ophiuchus從哪裡來?

根據上文的解說,先要了解黃道帶上的Zodiac 星座跟肉眼可見的星空星座Constellations是不同的,而一直提出要用上蛇夫座的人,就是將這兩個概念混淆了。

蛇夫座並非什麼新發現,在二世紀Ptolemy的天文著作Almagest中,當時已有蛇夫座,稱作Septentarius。一早已知黃道劃過蛇夫的一小部份,但蛇夫是一個很大的星座,並不整個在黃道帶範圍內。而大英百科全書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(2014)亦清楚寫道,黃道帶是什麼,為什麼它確實有經過蛇夫,但蛇夫並非十二星座的一員。

不論蛇夫座的界限範圍在哪裡,占星學家一直對於Constellation星座附上意義和聯繫。一般來說,占星學家對於肉眼可見、光亮、或在文化上有意義的星座,都會特別關注,但這些跟黃道之劃分沒有關係。

圖1) Plate 9 of Alexander Jamieson’s Celestial Atlas (1822)—顯示蛇夫座是很小部份,只有其腳是踏在黃道帶上,當中的主星Ras Al Hague,在36° north - 27°, 遠超越黃道帶。

圖2) Plate 21 of Alexander Jamieson’s Celestial Atlas (1822)—水瓶座和山羊座,很明顯就是在黃道帶上。Plates courtesy of U.S. Naval Observatory

星座已經轉了位置?

有說天文上,星座已經轉移了位置,所以現在的白羊座跟古代的白羊位置是不同的,對嗎?

以黃道帶作為天文、數學上的計算,已有超過二千年的歷史。黃道帶、當中的劃分、黃道星座的大小沒有改變,變的是其開端點—春分點。如果以春分點背後的星星constellation作為背景來標示其位置,春分點的確有變。如以太陽每年回到零度/赤道的點為春分,這個點每年都會向西移50秒,雖然是極微少,但長年累月就會跟最初的位置有明顯的距離。而這現象,稱為歲差precession of the equinoxes,亦是從古代起已知曉,希臘天文學家 Hipparchus和柏拉圖都有提到,歲差對於曆法的影響,亦在二世紀Ptolemy的著作有說到。

西方的占星師早知道歲差的存在,亦知道它是往西移,其背景的星星就會有所差別,但更重要的原則,就是不論此點背景為何,此點在天文上是代表著春天的開始,亦以此點定作Zodiac白羊座的開端。

雖然歲差走得很慢,每72年才走1度,但二千多年以來,巴比倫年代的春分點,是在星空的白羊座(constellation)上,到了中世紀,就已退到雙魚座,現在更逐漸退到水瓶座,也就是大家常聽到的「水瓶座年代」。

歲差要26000年才走完一圈,是占星學上說的Great Year,代表著一個文明的終結,另一文明的開始。

古舊的星空圖一般都有很豐富的天文資料,會展示出春分點的位置、黃道星座Zodiac及星空星座Constellation的對照,所以古圖常有黃道如何走過星空,而春分點就一直在雙魚座退行。

1 and 2) Alexander Jamieson’s Celestial Atlas (1822).
3) Albrecht Dürer's Constellations of the northern and southern skies, (1515)

既然有兩個星座系統,那占星學的採用哪一個?

大部份西方的占星師都是採用以春分點為起點的系統,不論春分點的背景星空為何,以此為起點,劃分黃道,最重要是因為這以曆法、季節為依歸。但這又帶到另一問題,就是這主要是以北半球為主,因這些季節的變化是按北半球的情況為依據。

另一系統,則主要是印度占星所用,就是以肉眼所見的星空位置為根據,稱為 Sidereal Zodiac (拉丁文中Sidus即Star),所以此系統是以真實的星座作定點,但就沒有了季節、曆法的關係了。不過,雖然實質的星座各有大小,但仍是維持每個星座30度的分割。

而在此 Sidereal Zodiac 系統中,也有不同的方法去定義哪個是起點,其中一個較普遍的方法是以處女座的恒星Spica 的對分點為起點,有些是以金牛的Aldebaran為起點。這個系統就沒有上面所說的北半球傾向問題,並以星空的星座、星星之間的關係去解讀。其實兩個系統各有特式,也有不少共通之處,兩派的占星師也會互相討論。

其實兩個系統皆有其原則和根據,沒有對錯之分,正如不同語言皆有其文法,但都能帶來有效溝通。不同占星師會運用不同的技巧,但只要這些技巧有其理論根據便可,亦不會否定占星的有效性。